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也悠然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我的父亲在大理 (野山坡)  

2011-04-24 10:55:14|  分类: 和爸爸妈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睛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在我接触的人群中,首先问我的问题便是“你不是汉族人吧?”。

      他们的评判是我的有些和他们不一样的外貌特征——深陷的眼睛。

      这的确是我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但我也不认为这是我的民族和汉族的区别,凭直觉,应该是一个家族外貌特征的延续,是爸爸生命体征在我的生命体征中的延续。小的时候无论走到哪里哪里的人都会说:瞧,这老姑娘就像从他爸爸的脸扒下来的一样。我不知道他们是在证实我有着和爸爸一样的眼睛还是夸我有着和爸爸一样的容貌。然而,令我自豪的除了延续爸爸的体征之外,便是爸爸出生在大理。

       所以,每当别人问我不是汉族的时候,我都会骄傲但很平和的对他们说:我爸爸是大理人,我的祖籍在大理,我和我爸爸一样是白族。我认为,只有这样的表述才能满足我内心无与伦比的炫耀。

        而这种炫耀与我,它不属于显赫,它源于我对爸爸的爱!对大理的爱!

        对爸爸的爱首先源于一种血缘,对大理的爱也首先源于一种血缘。无论谁、无论何时,血缘都是割不断离不开的情缘。天经地义,上苍恩赐。无论源于什么,它都属于一种天然的情感,与生俱来,与生同在,与日俱增。   不因日食而缺,不因月华而暗。            

       

       大理,爸爸生于斯长于斯。它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地方?

       大理,爸爸生于斯长于斯。它带给爸爸的又是一些什么东西?

      

       大理最初的印象飞在天空的云朵中。

       夏日,太阳还未完全退去,暑热似有还无,正是一天里最安静的时候。屋檐下的小板凳上,爸爸对着一个还不知道什么是“故乡”什么是“人生”的我说起他的“故乡”、讲起他“人生”。 我首先记住的是它的名字——云南的大理;我首先记住的是爸爸十五六岁的时候就离开了他的故乡云南的大理。“那不是彩云吗?它去的方向是不是就是大理的方向?”,听了我的话爸爸微笑的点点头。从那时起,我便喜欢看天、看天空顺着风的方向漂游的云朵,幼小的心里装满了一个坚定的方向——云的方向。长大后,我要和爸爸一起沿着云的方向回到大理!看看爸爸砍柴的山、看看爸爸念念不忘的水。住住爸爸住过的阁楼木屋,陪爸爸给他的祖父祖母我的祖父祖母献上一束花……

       从那时起,我的心里,我要努力读书,我要考上大学,我要赚多钱,让我陪爸爸一起回大理!

       从那时起,不,从我呱呱坠入爸爸怀抱的一刻起,爸爸的心里,他要强健身体、他要战胜病魔、他要带着南山上开出的一朵幸福的花回到生他、牵他但又一直远离他的大理!

       就这样,我和爸爸爱着、暖着、希望着、幸福着向着云的方向。没有花开花落。

       我的第一个博客,就是“彩云南”。我的第一篇博文,就是《大理,我的父亲》。我现在的空间里,永远飘荡的就是《彩云之南》。(“彩云南”建在新浪里,一个打不开的空间)大理已完全融入我的生命里,和爸爸红红的血一起流进我红红的血中。

       爸爸给我的血,他流的好长。从彩云之南到白山黑水;从50年前到50年后。

       爸爸给我的血,他流的好曲折。从战争到和平;从光明到动乱。

       在整理爸爸的遗记中,我突然醒悟:爸爸是为我而来。没有任何魔法能让他50年滴下一滴血;也没有任何力量能抵挡他跨越千山万水心不改。

        冥冥之中有一种导引,冥冥之中也有一种安排。

       少小离家,北战南征。几多壮志,路漫多劫。衣不锦,家无还。一抔黄土,浪迹天边。

       时代能够创造英雄,历史也会扭曲人生。人和史,说也说不清。无论众说,无论纷纭。

      

        大理,爸爸生于斯长于斯的大理,

        属于爸爸的,只有穷其一生的远离和漂泊,而且越离越远、越漂越漂泊。

       

        大理,最深的印象映在爸爸的脑海中。

       八月十五的农家小院,天上一轮明月,地上四轮明月。一轮是爸爸亲手给我做的,松松软软的、黄黄灿灿的;一轮是爸爸小的时候,他的奶奶亲手给喜爱听话的大孙子做的,也是松松软软的,黄黄灿灿的;一轮是爸爸思念大理的绵绵乡情;一轮是爸爸的女儿寄给爸爸故乡大理的素素情怀。

        还有一轮,是爸爸和女儿梦回大理的梦绕魂牵。

 

        一年又一年,我知道了大理有点苍山、有洱海、有蝴蝶泉、有五朵金花、有杨丽萍……一年又一年;我由爸爸的女儿变成了儿子的妈妈。然而爸爸的梦永远没有醒,我的梦还是梦。

         清明时节,走在生我养我的家乡土地上,回忆我和爸爸幸福温暖希望的25年,儿时的那片云又远远地飘过来,向着彩云之南。我分明的望见,儿时的那列火车翻滚着云烟,带着爸爸,从大理向我徐徐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099)|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