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也悠然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总有一处风景与众不同  

2011-10-27 19:45:18|  分类: 写一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景谈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2010年10月3日于祡河

 

       

      去祡河旅游,如果你和我走的是相同路线,我们会看到相同的景点,也会领略到不相同的风景。

      那是祡河旅游的第二天,2010年10月3日。

     

         一、山水岩壁画

 

        大约早晨7点半钟,我们来到了山水岩壁画景点所在地,只见一块长长的巨石笔直的矗立在绰尔河的岸边。

        它长约百米,高约三四十米,面北,所以有充足的阳光也不能普照。也许因为光的缘故,画面反而显得更有石的质感。不过,壁上的一些图形、斧凿般的痕迹和枯干的苔藓植物等还依然可见,只是我解读不出它们像龙像凤还是像风像雨。石壁和河水相连,流经此段的绰尔河河面平静而细小,壁画尽显冷峻峭拔。河水很清,壁画的影子一半倒映在水里,一半投到岸上。影子一段的岸上用和巨石同色调的小块岩石铺成,恰好形成了一个游人区。统一色调的岩、石和水,上下天光浑然一体。

       我们就在画的影子里看画。大家很想仔细的辨认一下这幅非人工创作的长壁巨画,可有河水的阻隔,距离使我们无法看清上面的每一个细节。其实,即使触摸到了可能也不过是一块巨大的坑坑洼洼的石壁而已,因为我们不懂得如何去欣赏它。

       踩在石砾的上面,我似乎有一点触动,坚硬的岩石如果用人来雕那是多么不易的一勾一抹。然而自然的力量,它也许在瞬间完成。在电视里看到一次夏威夷火山喷发的场景,钢水般的岩浆翻江倒海,顷刻之间将壮观和恐惧演绎到极致。我怎么也想不到喷发还会留给人们一种视觉艺术,只是这种艺术很难让游人读懂,就像这幅山水岩壁画,在我的眼里它就是一种存在而已。一年之后面对自己拍下的山水岩壁画的照片,我在想:它也可能是翻江倒海后的安静或重生;也许是为自己树立的丰碑或给人类提出的警示。它的存在就是一种价值,自然界中任何一种生命都不白来。   

      仔细想想,它也不缺少美。

      从人性的角度看,它是美;用美的法则来衡量,它属于美。

      孤壁让流水相陪;钢性的汉子挽着柔性的女子。

      在这里,很难分清巨石是地壳的变迁所致;长卷是河水的冲刷所致。心有灵犀心就知道心的方向!我宁愿相信它们是物以类聚,以柔克刚,相依相惜。

       大自然的温情怅惋非鬼斧神工!

       在阳光的作用下,人、卓尔河以及绰尔河河岸都在山水岩壁画的氛围里。那些长在石壁顶上的小杨树,则像是一个个透明的光体,通体透着太阳的光。

 

         二、  卧牛天池   

 

        行至一个山巅,我们的车停在一个松林缺口处。从缺口处望下去,居高临下,我的眼前一片亮丽:万道阳光披拂,一个蓝蓝的湖泊镶嵌在深秋的崇山峻岭中。湖泊的形状很像一个倒过来的三角,四周山高,深林密布,临水的山体在背光下略施墨黛。      

      这就是卧牛天池,祡河7座天池中海拔最低和形成最早的一个。它的水面标高610米,面积1平方公里,诞生在侏罗纪晚期,比其另6座天池早上亿年。湖内盛产多种鱼类,湖东有一泉,味道怪异,当地人称之为“硫磺泉”,常饮此泉水可以治疗胃病。湖南有一狭窄出口,一股清泉汩汩流出,酷似犁把。这些是我后来在资料上看到的,在当时,我所能看见的只有美丽的湖水和山岭。

       为了变换一种角度拍照,我离开松林缺口,沿着路边的松林探望。探望中眼前出现了异样的风景:云山、松山、一带水,由远及近错落有致,秋阳在林间折光熠熠。横看成岭侧成峰,古人早有感悟,但前提是你有峰和岭。      

      此情此景: 

      绵延云山乱,玉带松林隐。同窗悦卧牛,秋水美如画。

     

     三、麦茬地

 

       在山水岩壁画的对面是一个小山村,村庄的左侧一条公路纵贯南北。公路一端连着山水岩壁画,一端通向白云朵朵的远山。公路左侧,是一块平坦开阔的麦茬地。        

       麦地里没有麦垛,也看不到遗落的麦粒,只有排列整整齐齐的麦茬和几道通向远处山底的车辙,但它一见就闯入了我的心扉。

       太阳下面,那道山峦为云从中开;云的下面,起伏的山脉绕着麦地向远方无限伸展。      一场秋雨过后的早晨,祡河的土地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麦茬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霜。远望有一种辽阔,近观有一种丰硕。     

       同山水岩壁画和卧牛天池比,麦茬地不属于祡河景区的景点,能够把它视为风景的人也一定不是很多。游人能够坐在旅游大巴上看它两眼,想到“麦子收了”也就足矣。但在我的心里,祡河景区的那片麦茬地却是我看到的风景极品,因为他与众不同,它的美我说不出来。见它的时候我只想闭上眼睛,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去复原、回味和遐思。

 

       麦茬地美吗!

       美

       它美在那时的山!美在那时的云!美在那时的地!美在那时的天!美在那时的人!

       它美在让我凝神静气。

     

       人在旅途,总会有一处风景与众不同。

 

      后记: 那天、那地、那山、那云、那人、那时,怎么能再走到一起呢?

 2011年10月27日19:40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