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山也悠然

采菊东篱下 悠然见南山

 
 
 

日志

 
 

(四)傍晚,走进大理古城  

2012-08-18 10:06:24|  分类: 行走的印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理古城(图片)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傍晚,走进大理古城

            ——云南行散记(四)
       

        到达大理站的一瞬间,雨突然大起来。
        说不清是一种信息的传递还是某种情感的发泄,但那流淌在我面颊上的泪条条都是我对它的思念。
        尽管大理的轮廓完全淹没在风雨之中,我也平静的定一下眼神,透过雨帘看清这魂牵梦绕的山、雾和山雾下的高楼大厦和房屋……

        不是吗?

   1、水烟袋与“锦红苑”

        大雨和昆明的乘车时间也打乱了我们原定的寻亲计划。

        不容多想,跟随一个接待散客的热情大姐乘坐公交车来到大理古城,几分钟过后,住进了大理古城边叫“锦红苑”的私人小旅馆。原本想象困难的住宿问题,因这位大姐而变得容易和简单。
        
        也明白了大理人的一种习惯:称大理古城为大理,大理市为下关。这正合乎我儿时的记忆,最初爸爸写给老家的信都是寄往“下关市”,后来“下关市”变成“大理市”。我一天天长大,大理老家的名字一天比一天响亮。

        回到大理了,自然想住进一家白族客栈,借此有机会了解一些本民族的日常生活。可是,去的第一家白族客栈已经爆满,于是那位大姐便带我们走进第二家“锦红苑”。开始听说“锦红苑”的主人是汉族,我有些犹豫。与此同时,“锦红苑”的大门外又来了一拨游客,店主催促我们迅速决定,不住好让给人家。看看外面下的大雨,在爱人的力主下我们住进了这家“锦红苑”。待我们住进,“锦红苑”就没有第二间空客房了

        一切就绪,我急切的想知道汉族人家客栈和白族人家客栈有什么不同。女主人告诉我说差不多,这样我感到很安慰。一天后,我的直觉告诉我,在大理无论走到哪里都辨认不出汉族和白族之间是有差别的。衣食住行、生活习惯、包括我的大理亲人。去了丽江和香格里拉后,发现三个地方的地域特征非常明显,无论风光还是衣食住行,既是民族的又是地方的,从而也构成了一眼阅尽风花雪月的大理、秀美丽江、神奇粗犷的香格里拉。

         白墙灰顶、照壁飞檐、满庭花树、大理砂锅鱼,都属于大理。

         如果再把我对“锦红苑”感兴趣的地方写出来,那便是 “锦红苑”的独特了,这也是我记住和记起锦红苑”的理由。
          不必说朴素诚实的男女主人和他们胖胖的儿子,不必说他们庭院里的那几尾橘红色的小金鱼,不必说一半在院里一半在墙外的红石榴,单单男主人的两只水烟袋足以让我不能忘怀。


  云南的美之二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四节高的一个竹筒,主人把半个脸伸到竹筒里,斜插在竹筒下方的小烟嘴,一根点燃的烟向上飘着几缕青烟。
         这样的情境和飞檐照壁缭绕的大山是原配、绝配。原本寂静的锦红苑”,清晨有了一种美在飘动。
        不能随便去打扰,就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看着。尽管不能亲自去体验,但从男主人的眉宇之间,可以看出他全神贯注又身心放松。

       也许是出于一种礼貌,或者看出我对水烟袋感兴趣,男主人停止吸烟和我们打着招呼。
       “你们北方人不抽这个?”
       “没有,从来没见过。
       “用水烟袋抽烟有什么好处吗?”
       “一是提神,二是对人体害处小,竹筒里的水对烟里的毒有一定过滤作用。”
       继而,男主人又从房间里拿出另外一支给我们看。与第一只相比,小了一些,做工更精巧和细致,竹节与竹节间的硬朔彩条也变成了金属条。主人让我猜猜它的价格,我们实事求是的讲猜不出,因为不了解。价格真是不菲,第一支花了2000元人民币,第二支花了4000元人民币。足见主人的钟爱。男主人吸好了,男主人的儿子点上一根烟接着吸。

        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抽水烟袋,原来水烟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恶劣,影视中那些和鸦片连在一起的形象只存在于那样一段不光彩的历史年代。

        之后的游程中,我和儿子都希望看到水烟袋和抽水烟袋的大理人。结果只有返回昆明时,在一家沃尔玛超市的货架上看到了袖珍版的竹筒水烟袋。由于有了 “锦红苑”的一份情结,摆在货架上的袖珍版水烟袋比普洱茶惹眼,我和儿子走过去端详。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为什么不买回来做装饰品珍藏呢。
       
       再读一读 “锦红苑”大门两旁和门匾上的诗文:“苍山不墨千载画,洱海无弦万古琴”;“文献千秋美,名邦百代娇”;“春有花有白秋月,夏有风有凉冬雪”。我不但喜欢这个小院,更期待第二天的苍山和洱海。

       照壁、飞檐、水烟袋,大理风情在淡淡的一丝青烟中蔓延升腾……


       
        那么喜欢烟的爸爸,离开大理之前,是否抽过大理的水烟袋呢?我在想。

        希望那时的爸爸抽过大理的水烟袋,那是一种天然情愫。爸爸是一个满怀情调的人,喜欢吟诵唐诗宋词、喜欢哼唱打渔沙家、喜欢从读过的报纸里收集名印、喜欢珍藏齐白石的虾米鸡雏图、喜欢兴致来了在大红纸上狂草豪放……

        水烟袋,我为什么爱上你了?


2、第一顿白族饭

(四)住宿大理古城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古城的第一顿饭不能不吃在“白族人家”。恰好,这家小餐馆和 “锦红苑”是近邻

        大理砂锅鱼、炒腊肉、烤乳扇,在家里就想好了到大理首先要品尝的就是这三道美食。小店的菜单上没有烤乳扇,服务员说“五朵金花”也是大理的特色菜,于是,在我的记忆里,大理白族美食又多了一道“五朵金花”。
        “不要急,在大理不止一天,一顿吃两样,离开大理,一定让你把白族菜尝到。”
        爱人可能怕我第一顿白族饭因为没有“烤乳扇”而有些不开心。

        他想多了,回到大理,我没有不高兴的理由。
  
        凭感觉, “白族人家”的菜味道比较温和,没有川菜的辣和刺激,也没有南方菜的甜和酸。和东北菜比起来,调料更丰富一些。而我最喜欢吃的和能吃得惯的还是腊肉,小店里的腊肉和爸爸做的腊肉有一样的腊香。
       小店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亲切、特别和可爱。扎着蓝色围裙的白族老阿妈、老阿妈端上来的敞口偏嘴泥制小茶罐、白族小阿妹端上来的竹桶饭和透明的大理啤酒、蓝底白花挂在墙上的白族扎染布和我听不懂的他们之间的白族话。

       明知是一块挂布,也要用手去摸摸;虽然听不懂白族话,但却听懂了老阿妈说的那块挂布是大理白族的标志;说好了不喝酒,看见拿上来的是印有“大理”两个字的啤酒,我怎么可以不喝……
       
        第一顿大理白族饭并不是在大理吃到的最丰盛可口的一顿饭,但却是我回到大理和大理白族亲密接触的开始。
        而它的引力不在于吃,我的情感也不在于吃的习惯吃的可口。

       小茶壶、蓝围裙、大理扎染,我已经开始触摸到了大理和大理白族……
         
 
3、傍晚,在大理古城


  (四)在大理古城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我为自己设计好了何时走进古城:头上飘着白云去踏访古城的青石,看看哪一条青石的缝里依然深藏1200年前的一粒沙。然而和那些打着伞顶着雨走向古城的游客一样,到了古城脚步无法停下来。吃过白族饭,我们也合着游人的节拍走进古城门,恰是雨的傍晚。

         所以古街是灰色的,但一切都清晰。

        古城里的第一条街,骨子里是“古”字。青石路铺在沿街的屋檐下,中央街道是水泥路,斑马线上人来车往。一排雕花楼空木排门窗嵌在水泥墙里。 然而那大理的味道却如此浓重。

        街道两边大大小小的饭店,鲜菜沿街摆放供游客自由选择。蔬菜多是大理特产,我们叫不上名字也没有看过。每家的蔬菜里更少不了鲜艳的“五朵金花鲜花”,我们认识的是红色玫瑰花,不认识的有大花、淡黄的和淡绿的小花。第五朵呢,主人也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红花绿叶,鲜脆欲滴,反而怜爱,怎么就吃了呢?令我想要品尝的还是一家白族餐馆。餐馆的店面特别,腊肉挂满窗前,腊肉、腊肠、还有大大的一整条猪大腿。也许正是这赤裸裸的地地道道的大理腊肉和“白族第一家”,唤着游客进进出出。与其它小餐馆相比,这家白族餐馆是那天在古城里看到的人气最旺的一家。儿子后悔了,当天的晚餐不因该在古城外;爱人说:没关系,明天就在这家吃。

         一张“大理风情画”就此向前铺展。

        一道老去的白墙,掉了皮,写着“大理”两个字。儿子说,它是最有纪念意义的大理;我看,它是极富艺术魅力的大理。于是,一把雨伞和一道掉了皮的白墙刻上了我们关于大理古城深深的印记。

        一个带着草帽跳着水果担子的老头,急忙的赶在我们前面。儿子说,筐里的水果比北京的新鲜,我们买一些;我看,走在古城巷子里老者的背影,是一首美丽田园诗。于是,草帽、水果担、背影和游人的伞花、亮起来的几家灯火融进了我的镜头里、心里。

        老者担子里一篮子是绿绿红红的泰国芒果,一篮子是黑黑的缅甸山竹,从此,我在大理吃的水果都是担子挑出来的芒果和山竹,而且仅此两种。新鲜、美味,有一种特别。

       而一张张悬垂镂着“大理”和“古城”的指示牌,也在向我讲述大理古城的一点一滴。也要把它入境,仰头去拍,爱人撑伞挡着雨。

 
       一切,都是在大理

       转过去,就是洋人街。洋人街似乎是游客的最爱,依然熙熙攘攘的雨天。

         
       古老的店面里,我去看绣红的荷包、花鞋、花帽;玲琅满目的饰品中,我去询问属于白族的手工艺品。之前在电视里看见舞蹈家杨丽萍穿着的绣花鞋、戴的绣花帽,当时就为之心动。漂亮和喜爱,原来它们都出自大理人的手。


  来到了云南(二):回到了大理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云南的美之二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大理雪银,云南玉石,普洱茶、披肩、白族服饰、白族扎染,一个个、一条条、一片片去和游客拥挤、摩擦,和我的心灵碰撞、温暖、默契。


        珠光宝气中,我只挑选了一只绣花手镯戴在自己手腕上,因为它的主人说:绣花手镯是大理白族的一种标志性首饰。
       儿子还特意来了一张抓拍。

       姹紫嫣红的图案中,我只了一条大花披肩披在自己的肩上,因为它的主人说:这种图案是五朵金花。数一数,其实只有三朵,五朵就拥挤了,艺术美可以象征。

        这样, 徜徉在大理古城的石板路上,感觉自己是一个真的大理白族人了。

        也许因为这里叫洋人街,所以酒吧里坐着老外,他们一次次和酒吧外的中国小朋友招手互致问候。
        古街上的游人,和以往也都不一样。似乎都为这古城的雨而来,撑起伞,行走的脚步比平日里散步还缓慢、自由、闲散。

       风景不是看的,是用来享受的,谁说的这么好。

        大理古城就该在这样的夜晚里这样行走。洋人街和酒吧、玉器和普洱茶、青石板和雨花,五华楼和印花披肩,我是大理人,我们在大理,都因大理而美丽。

       这美,让我们第二天再次走进,依然是大理古城的旁晚。

       翘起的屋檐上,有淡淡的雾气在山尖上飘……
       悠长的古巷里,有对对情侣在青石板上慢慢的游……

       不老的容颜,大理古城一天天变换、翻新……


        毕竟是一座曾经的王城,所以有着喜洲古镇和丽江古镇不可比拟的气势。这气势写在五华楼上、写在文献之邦的古城门上、写在拱卫文献之邦的古城墙上。

       也写在我心里。

          (四)爱在大理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云南的美之二 - 野山坡 - 山也悠然

图片拍摄:2012年7月22日大理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